Favia 重返攀岩,找回無窮力量與生命力

文化

來自阿布奎基的攀岩專家在癌症病況好轉後重拾熱情,再度探索無窮力量與生命的意義。立即瞭解她的故事。

上一次更新:2021年4月23日
我的遊樂場:用攀岩活出生命的目的與力量

「我的遊樂場」系列介紹普通運動員如何在大自然中找到連結與平衡。

晚上八點,在新墨西哥州阿布奎基戶外,Favia Dubyk 的頭燈照亮了下一顆她能抓握的岩石,The Temple 是她每週都會造訪的鐘乳石洞。趨光的飛蛾繞著她的臉打轉,白天的熱度尚未消退,她滿身的汗水已閃閃發光。Favia 已經攀岩了一小時,她忍住不把蟲子揮開,持續賣力向上。她攀爬的路線是專家等級的 V11,充滿了高難度的倒抓動作,她必須反方向抓著才能待在牆上,還有各種極小的凸點,她的指尖幾乎抓不住。「這個地方確實滿折磨人的,但和其他地方相比,這裡已經算不錯了,」她笑著說。

Favia 攀岩到晚上十點半,才收起緩衝墊,帶著她的狗 Hans 打道回府。在家裡,她會吃著富含蛋白質的第二份晚餐,等到腎上腺素慢慢退去後再睡覺。這就是她的生活,一週五天如此。雖然辛苦,但她樂在其中。「這是我早上起床的動力,」她說。「沒有任何一項活動比攀岩更令我享受了。」

我的遊樂場:用攀岩活出生命的目的與力量
我的遊樂場:用攀岩活出生命的目的與力量

除了運動,Favia 優秀的平衡能力也體現在生活方面。33 歲時,她不僅是職業攀岩選手,也是全職內科醫師,每週值班 60 到 100 小時、攀岩 20 到 25 小時。對於一般人而言,這樣的付出很驚人,對 Favia 而言更是如此,因為她是一位抗癌鬥士。她在十年前愛上攀岩,隔年 (2012 年) 就發現自己罹癌。

「在開始攀岩之前,我很少做戶外運動,」她說。「我甚至不知道有戶外攀岩這個活動。每當別人叫我到戶外,我總說:『誰會想去戶外爬塑膠啊?』我那時根本不知道可以攀岩。」Favia 當時並不是不愛運動,她是學體操、溜冰和騎馬長大的,生活中充滿了這些運動,但戶外活動或登山不在她的涉獵範圍。

我的遊樂場:用攀岩活出生命的目的與力量

她開始每兩週跑去懸崖攀岩,最近的也要開車四到七小時。後來,她不知不覺變成每個週末都去。「我學到越來越多,也習慣待在戶外了。我習慣了小城鎮、蟲子、登山。我學到的戶外技能越來越多,」Favia 說道。「我喜歡聽到登山鞋踩在岩石上的聲音,」她也提到燈光、安靜的聲音,像是手指頭輕敲桌面。「聽著鞋子的聲音,讓我感覺和岩石融為一體。」

不過,Favia 很清楚自己是當地攀岩景點少數的黑人。「我這輩子已經很習慣黑人這個標籤,」她說。但當看到同膚色的人時,她興奮極了。「有時候在攀岩館看到黑人的時候,我會非常開心,天啊……真是太棒了!」

我的遊樂場:用攀岩活出生命的目的與力量
我的遊樂場:用攀岩活出生命的目的與力量

Favia 雖然在攀岩領運進步神速,也跟得上醫學院緊湊的步調,卻在 2011 年秋天開始覺得身體漸漸變差。保健室的校護勸她不要擔心,說這是氣喘並開了吸入劑處方。「他們很差勁,」Favia 回憶道。她懷疑自己得了淋巴癌,因為她剛好在修相關課程。對方怎樣都不認同,「我不斷要求照 X 光,但他們拒絕了我,」她補充道。隔年六月,她的症狀急速惡化,開始呼吸和吞嚥困難;某次攀岩還從牆上摔下來,痛苦地大口呼吸。一個月後,醫師在她的胸腔發現 13 公分的腫瘤,診斷為淋巴癌晚期,證明她當時敏銳的直覺是對的。她放下醫學院的學業,花了一整年接受癌症治療。「化療讓我覺得自己一無是處,什麼都沒有,只能苟延殘喘,」她說。

我的遊樂場:用攀岩活出生命的目的與力量
我的遊樂場:用攀岩活出生命的目的與力量

雖然在確診癌症以前,Favia 只攀岩了一小段時間,她說攀岩給了她撐過療程的動力。「攀岩給了我活下來的理由,我不能沉浸在痛苦中,因為我真的很喜歡攀岩,」這位從 2013 年開始恢復的抗癌鬥士回想著。「只要可以重回攀岩,我願意承受任何痛苦。」

在確診前,Favia 回到了她反覆「攻克」的路線,這是攀岩的術語,意思是花時間精進一個特定的路線。那是一個叫作 The Helicopter 的 V5 的洞穴,位於西維吉尼亞州摩根敦外的庫珀岩州立森林區。洞穴很矮,她幾乎無法坐直。她一次又一次地嘗試,總算成功抵達頂點。那次的成功重新點燃了她對戶外的熱忱,她想知道自己身體的極限在哪裡。

我的遊樂場:用攀岩活出生命的目的與力量

「攀岩讓人充滿力量。看到一顆岩石時會覺得『噢,沒有路可以上去』,但只要想出辦法就會很有成就感,」她解釋道。「你必須走出好多個舒適圈,需要勇氣、力量、解謎。這讓你更了解自己,像是身體的極限,以及心理的極限。」

我的遊樂場:用攀岩活出生命的目的與力量
我的遊樂場:用攀岩活出生命的目的與力量
我的遊樂場:用攀岩活出生命的目的與力量

Favia 的生理疾病並未完全遠離她,她需要特別注意割傷及擦傷,因為現在復原需要更長的時間,而且更容易感染。此外,癌症治療留下的疤痕組織長期影響她的活動力,長年下來飽受背部和髖部疼痛困擾。她才剛能正常走路,必須靠朋友幫她登到攀爬點。「20 公斤的裝備真的太重了,」她說。雖然大部分的攀岩者會說腳法是關鍵,但 Favia 的弱項讓她的攀岩方式主要依賴上半身。這也是為什麼 Favia 喜歡抱石懸垂,反而不喜歡陡峭的崖面。「雙腳落地會害髖部脫臼,但如果以背部落地,就完全不會傷到髖部,」她解釋道。

戶外活動幫助 Favia 重回正軌。在過去的七年中,她工作時必須不斷做出重大的醫療決定,而攀岩已成為她紓解工作壓力的方式。「為何皮膚摩擦到尖銳的岩石、流血瘀青,以及骨折和死亡的風險對我來說充滿樂趣?我也不知道,」她說。「但我知道我很享受解決問題和解謎,而攀岩就是一道謎題,必須運用心智和身體獲得答案。」

我的遊樂場:用攀岩活出生命的目的與力量

「在我創造的小世界中,我有個安全的所在,這個安全的所在就是戶外。」

Favia 在壯麗的戶外也找到了同好。她是 Melanin Base Camp 的投稿人,該平台致力創造戶外冒險運動的多樣性,而她在自己的網站 Traverse Girl 上記錄了自己對於抱石的經驗與熱愛。她也開始介紹攀岩運動給新手。「直到大學畢業後我才知道攀岩這項運動,它大幅改善了我的生活。所以,如果它能為別人的生活帶來改善,我希望他們也能知道,」Favia 說道。「我希望他們有機會說:『噢,我應該早點開始攀岩的。』」

我的遊樂場:用攀岩活出生命的目的與力量

Favia 表示近來的努力是否讓戶外運動更具包容性,現在下定論還太早。她也指出攀岩館仍缺乏種族、性別及技術多樣性,但她希望她的存在能讓大家知道,有色人種及抗癌鬥士在大自然中仍有一席之地。「我的腦中有幾個小時都在思考如何爬上這座岩牆,」Favia 說道。「在我創造的小世界中,我有個安全的所在,這個安全的所在就是戶外。」

文字:Colleen Stinchcombe
攝影:Evan Green

撰寫時間:2020 年 9 月

初始發布:2021年4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