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新增至購物車
已新增至願望清單
送禮送到所有人的心坎裡。
尺寸: 數量: x  
購物車內沒有商品
SU17_Breaking2_LP_Hub_01.jpg
SU17_Breaking2_LP_TheScience_D02.jpg

第 04 章 科學

SU17_Breaking2_LP_TheScience_D03.jpg

對 NIKE 的世界級 BREAKING2 研究團隊來說,
所有的一切,只為了解答一個問題:我們要如何才能讓全世界最菁英的長距離跑者跑得更快?

而且,我們不只要讓他們在這個距離中跑出最快的速度,還要比任何距離的跑者都快。

當我們試圖從全世界最快的紀錄中消去數分鐘,

而非數秒時,需要有強力的科學技術作為後盾。皮膚溫度監控器與肌肉成像,能夠顯示攝入的水份及糖份。

全新的服飾設計,能將阻力減至最低。當然,還有 Nike Zoom Vaporfly Elite 鞋款。

為了瞭解我們在打破 2 小時馬拉松關卡的歷史峭壁上,

如何才能走到今天這一步,我們必須從頭開始。

SU17_Breaking2_LP_TheScience_D04.jpg

選擇運動員 為了找出最有可能在 2 小時內完成馬拉松的跑者,

科學團隊測試了多位 Nike 的菁英運動員,

測量三個主要的要素以協助預測表現:

運動能力:

運動員的最大運動能力,以 VO2 Max 表示,

也就是最大氧氣消耗率。

跑步效率:
在指定的速度下,跑者需要多少能量才能跑完 1 公里。
可持續速度:
跑者在不需減緩速度的情況下,可以長時間持續的速度。
在最初篩選的運動員中,出現了最有希望的 3 個人選: 肯亞的 Eliud Kipchoge、

衣索比亞的 Lelisa Desisa,以及厄利垂亞的 Zersenay Tadese。

測試過程產生的重要生理數據,讓我們的科學團隊能預測每位運動員的潛能。

團隊比較每個運動員的個人記綠及其預測, 藉以找出應著重改善的範圍,

並且開始集思廣益,找出能在比賽日消弭這些鴻溝的策略。

舉例來說,Eliud 早已從多年縱橫賽場的經驗中, 將水分補給策略微調至最完美的狀態,而

Zersenay 這位半馬的世界紀錄保持者,則讓自己對補水的需求降至最低。雖然 Zersenay 的跑步

效率極為驚人, 但在三位跑者中,他的馬拉松個人紀錄較慢,所以團隊著重於改善他的水份要素。

另一個範例是營養策略。Nike Sports Research Lab 的 NXT Generation Research 團隊

首席生理學家 Brett Kirby 表示:「30-35K 是馬拉松的撞牆期。」 「這通常與

肌糖的消耗量有關。我們該如何保持肌糖量?在整場馬拉松之中,

維持能階可以 給我們另一個百分點。所以我們開始深入探討這一點,

並且為個別運動員打造個人化的方案。」

SU17_Breaking2_LP_TheScience_D05.jpg

擁有完美狀態比賽日的旅程 – 從選擇到現在 在團隊開始微調運動員們的訓練及狀態前, 我們必須先瞭解他們目前的訓練時間表。為此,

科學團隊與這些運動員和教練,在奧勒岡州 Beaverton 的 Nike 全球總部中碰頭。

科學團隊在第一次的菁英 營中,給了每位運動員 GPS 手錶及心律監測器

,開始追蹤個別運動員的訓練負荷量。此外,

每位運動員皆與 Nike 內部效能預測分析軟體 連線。

這有助於推動運動員的個人化學習, 且能夠預測未來的跑步效能。

接下來,科學團隊與產品團隊攜手合作,一起前往運動員的主要訓練場地,

肯亞、衣索比亞及西班牙。他們 測試及整合 Nike Breaking2

專案的分析資訊 藉以取得新資料, 同時每天觀察運動員的日常訓練狀態及生活方式,

持續尋求可提供的支援。

SU17_Breaking2_LP_TheScience_D06.jpg

在第一次的菁英營期間,科學團隊介紹了水份與營養策略,

每個月,我們都會定期調整這些策略。除了監控皮膚溫度,

以及出汗的比例。我們也傾盡全力調整革命性 Nike Zoom Vaporfly Elite 鞋款,

以及比賽日當天的服飾貼合度。

越接近挑戰日,

溫度對我們來說就越重要。

想讓 Breaking2 成功,

最主要的關鍵就是身體內部的核心溫度,

必須與皮膚溫度不同。這也被稱為 溫度梯度。

「我們正在探究身體核心溫度對皮膚溫度會產生何種影響,

就我們的立場而言, 這兩個溫度的數字相差越遠越好。」

Nike Sports Research Lab 的 NXT Generation Research 團隊總監

Brad Wilkins 說。「這代表從核心到皮膚的溫度梯度

非常高。」

為了要保持每位跑者的高溫度梯度, 團隊努力讓比賽日當天的環境條件

達到最完美的狀態。在半馬測試活動中, 我們使用了內部及外部監視器,

分別測量核心溫度及皮膚溫度。如此一來,即可獲得深入研究熱因子

對個別運動員表現所產生之影響所需的常數資料。為了在氣溫、

雲遮蔽度和風速皆為最佳的狀態下進行測試,

比賽會在 3 天內的「最佳時機」舉行。 在這 3 天內的最佳時機中,

團隊會挑選最合適的上午時間開始比賽。這應該能夠讓核心至皮膚的溫度梯度最大化,

讓熱因子對運動員的表現結果產生最低的影響。

另一個會受到環境影響的重要因子是水份。

訓練時,團隊會測量跑者跑步前後的體重,

藉此得知個別跑者

因流汗而失去的水份。接著,我們的團隊藉由精心製作的糖水混合液,

觀察每位跑者的身體 如何因應其水份策略。我們根據每位運動員的流汗率,

製作專屬的混合液,隨著比賽日越來越近,我們也持續調整配方。

此外,還有肌肉成像測試,

這能顯示運動員有多少肌糖。此數據十分重要,

因為糖份能夠幫助跑者,避免發生幾乎已和馬拉松畫上等號的倦怠狀態。另一方面,

糖份攝取過多可能會造成腸胃不適,阻礙他們繼續比賽。

SU17_Breaking2_LP_TheScience_D07jpg.jpg

為了讓比賽日的狀態更好, 我們來到了距米蘭北部

21 公里的 Autodromo Nazionale Monza 林蔭中,

模擬半馬。我們也將在此地挑戰 馬拉松兩小時完賽

。Monza 的平坦跑道上有著漸進式起伏曲線,

搭配北義大利的溫和氣候,讓此地成為試跑的最佳選擇。半馬測試活動,

並非要讓運動員們測試自己的體能。而是要測試 Breaking2 團隊,

是否能做好 Breaking2 測試的後勤工作。

所以團隊要求運動員以半馬的速度跑 60 分鐘。

在這次的挑戰中,我們做了稍許變化,

像是讓 Eliud 在跑前吃甜菜根及碳水化合物組成的能量條

,而非上次測試時喝的甜菜根果汁。除了溫度梯度之外,

我們當然也測試了鞋款與服飾。

雖然我們早已收集了這些資料,

但從來沒有運動員想過要打破此種障礙。無論是否能夠突破 2 小時的障礙門檻,

我們都已進入了未知的領域。而這個領域,

能幫助所有運動員們朝著下一個更好的自己邁進。

SU17_Breaking2_LP_TheScience_D08.jpg

比賽日,就是將我們瞭解的一切付諸實行之時。

我們將運用配速員的陣型,

減少運動員們的風阻。此外,我們也會確保每位運動員,

都能獲得適當的水分補給。當然,

我們也開發出了 Nike Zoom Vaporfly Elite 鞋款,

精心設計,將所有優勢化為機能。

Breaking2 不只是場比賽,也不只是實驗。這個模式完美

展現當先進科技遇上堅定不移的熱情,

以及達成目標的信念時,

能夠讓我們跑得多快。經過多年的研究與開發,

Breaking2 將推出讓每一位跑者,

都能更上一層樓的突破性創新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