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KRS

前往 App Store 下载

设计背后的故事

SOCK DART
过去二十年中,得益于对创新的重点关注,跑步鞋款得到了持续性的改进。2004 年 Nike Sock Dart 的利落设计,打破了此前的种种认知,而它的诞生,正源自于那些对 Nike 未来走向的创新思考。在一场前往日本的灵感之旅中,一名 Nike 员工构想出了一双儿童袜款。这并不是一双普通的童袜,它拥有一对形状完整的鼠耳,并且放眼望去看不到哪怕一条接缝。这一关于儿童袜款的看似简单的构想,让 Nike 团队想到了 X Machine,一种由一家意大利公司制造的圆形针织机。
“这种机器原本被用于制造带有多色菱形花纹的袜子。但我们发现,我们也可以通过编程,用它塑造不同形状。不止如此,我们还可以让它在飞速运行中留出开口。它能制造开孔,或者说,它可以在一层结构内制造一个开孔,形成袜袋的基本结构,”该项目的主管 Tobie 向我们解释道。他管这个项目叫“立体支撑系统”,简称 “DSS”。找到这个全新的机器运用方式后,创造环状针织鞋面的旅程便通过与爱荷华州一家袜子制造商的合作正式宣告开启。“他们恰好有一位程序员知道怎样为 X Machine 进行编程,尽管他们自己并没有这样一台机器。于是我们购入了一台机器,并把它送到了爱荷华州,开始了与那位程序员的合作。”
为了创作出我们团队想要的东西,这位程序员需要大量细节,比如在哪里加大拉伸度、在哪里制造静态效果、以及拉伸的方向等等。这就需要他亲自进行一些详细的调查工作。“他开始制作出一条条的材料,向我们展示他使用各种特定材料可以达到的拉伸效果。可以说,他创作出了一幅地图,供我们从中进行选择。所以这时的情况基本上就变成了我们不断告诉他,“好的,我们要在这里使用那个,然后要在那里使用这个。”哈特菲尔德说道。在确定并制作出 Nike Sock Dart 的足部示意图之后,团队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创造出 Sock 的内部结构。为填充鞋帮处由机器制造出的袜袋,3D 鞋帮泡棉被创作出来,以保持鞋面的形状。“我想到了为鞋帮泡棉创作一个 3D 模型的点子,这样,它就能拥有理想的顶部半径和底部半径,以及具有立体感、并且能有效紧贴在脚踝下围的鞋口,从而为脚踝提供支撑,”开发者 John Hurd 说道。将这块泡棉填入袜袋,还有赖于由这个创意团队专门开发出的一款工具,这块泡棉经由图案背面的开口置入,然后再在外覆盖上 Nike Sock Dart 的经典后跟结构。
定下这部分结构后,该立体支撑系统很快得以成形。之后,团队又为其加入了独特的中足固定带,而由此为中足带来的额外支撑,也令这款鞋的设计进一步完善。“我尝试了大量不同的聚合物,最后选择了延展性高的 TPU 材质,以便赋予中足出色的动态效果。接着,我又想出了蘑菇头设计的主意,这样你就只需要将固定带拉到一边扣紧就行,”Hurd 介绍道。
一个完整的设计成型后,下一步就是打磨细节。这个时候,就该设计师 Mark Smith 上场了,他这次的任务是:确保让 Nike Sock Dart 的设计保持简约、同时兼顾全局,形成一个完整的作品。“这只是对精益求精的一次演练。我一直在说,当我们越接近简约、利落,我们的设计就越好,”Smith 说道。Smith 对细节的关注帮助完善了鞋跟结构的设计,该部分结构采用大量镂空设计,能够在足跟碰撞着地时起到起动杆的作用。而在鞋底部分,Smith 的图案设计功底则帮助强化了 HTM 的效果。
“在外底部分,我起初创造的是一个整体的 HTM 标志,但之后,我们决定分解它。所以,它们中将有一部分含有 H、一部分含有 T,而其他部分则含有 M。我们认为,这会是一种别出心裁地改造各种细节的有趣方式,”在回忆外底的创作时,Smith 这样说道。
在配色方案的构思方面,Nike Sock Dart 采用了来自树箭蛙保护色的灵感设计。“我们把目光放在了树箭蛙的醒目色彩上,这种色彩既是对危险的警示,又源于大自然。其本意是用色彩当做一种武器。这也是我们最终将鞋款命名为 Nike Sock Dart 的其中一个原因,”Smith 介绍说。
作为一个整体,Nike Sock Dart 只是 knit 鞋款系列的冰山一角。一个缘起于简单儿童袜款的想法,已为未来数代运动员们延伸创造出了一整个由 Nike Flyknit 鞋款构筑起的全新世界。